Rein

这里阿七,你好啊。挖坑不填是日常。

圈名七焱。

超级杂食生物,最近沉迷凹凸中☆~

人生头一次排五献给岚姐

呜呜呜这期的大家大写的帅(就是数值有点低)

第一次掉了三张积四(司司果然还是爱我的),王樣这期超级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总之我团世界第一好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做一辈子的knP!!!!

受到惊吓中

本来只是想把符都用掉然后……

有这运气为什么不给我只爷爷QAQ





今天依旧没锻到爷爷(心好累)


醒醒,星花火更了吗


没有


……

●᷂᷂︿●᷂᷂ 泪流满面





啊啊啊啊啊啊(失去语言能力)



他是天使!!!!!!

〖三日鹤〗星花火①

*现代paro,明星三日月×平面模特鹤
*前任设定
*ooc预警
*突发奇想系列(后续什么的…随缘吧√)



鹤丸国永,二十二岁,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一枚,三小时前收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惊吓。

“光忠,这次电影拍摄我能不去吗!!我明明只是个平面模特好嘛!”鹤丸抓起手机对经纪人就是一通哀嚎。
“你大爷的敢不敢安静点!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了?!”烛台切光忠差点被超大的分贝吓得把手机扔了,也不管什么礼仪开口就骂了回去,然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你丫的别告诉我你又惹麻烦了。”

鹤丸默。

鹤丸沉默。



“滚,这次是麻烦来找我了好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鹤丸真正觉得麻烦的东西必须认真对待,烛台切凭借经纪人良好的工作(给熊孩子收拾烂摊子)经验感到一个很大的麻烦正在出现,而且还有种不问清楚麻烦还会越变越大的预感。


“……三日月,三日月宗近。他也被邀请参加这次拍摄。”鹤丸的声音含糊不清,像是埋进了枕头里。音调也不复充满活力的样子,变得闷闷的。


得,谁叫你之前自个作死作的那么欢快来着。烛台切很给面子的没说出这句话,“这次宣传公司可是策划很久了,你懂的,上头可不会因为私人的感情暂停。更何况你这次可是歌仙选的,你觉得你拒绝他的可能性有多大?那个人可是一旦决定用什么人不管对方是什么职业都一定会烦到对方同意的哦。更何况不就是和前男友一起工作而已,放轻松啦。”

这边说者表现的一脸风清云淡,另一边听者却是一脸想死般的表情。

鹤丸是真的郁闷的没话说了。

三日月宗近是什么人?
娱乐圈的高岭之花、多座小金人加身的影帝、新闻媒体的宠儿……诸如此类的赞美不计其数,但要是在一切头衔前加上“前男友”……


鹤丸·怎么办·现在辞职来得及吗·为什么要和那个人一起工作·啊啊啊啊啊·光忠救命·你家模特药丸·国永今天依然觉得世界是不爱他的。


“你有本事你来试试啊。”
“不通过,下一个。我可不想掺和到你们的事里面,旁观者清嘛。”
“同伴爱呢,光忠。”
“喂你了。真搞不懂你,既然还喜欢他当初为什么还要分手。你看现在搞成这样,不累吗。”
“……”


不累吗?很累啊。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和三日月的事说白本就是不该存在的,谁又没点冲动的时候?只是他的冲动不合时宜罢了。当初相处的有多亲热,离开时就有多么潇洒。
不是不喜欢了,而是不适合了,即使再怎么喜欢也没有用。鹤丸国永不适合三日月宗近了。
他喜欢了那么久的人,不要他了。


“行了,离开拍还有两星期,这段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啊。”烛台切听电话那头半响没吱一声,不免叹了口气。
他只知道鹤丸很喜欢三日月,但没想到喜欢到这种程度。他的这个朋友心眼有多死他是知道的,认定一件事谁都拉不回来。


这样的人本来应活的没心没肺的。烛台切挂掉了电话,突然想起三年前鹤丸狼狈不堪来找他的时候,他的朋友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说道,“光忠,我和他分手了。”



那双鎏金的眼底一片通红。

喵喵喵?突然非酋,措不及防

【原创/家教】那些不曾被知晓的花——②

你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吗?最开始只是偶然性的碰到了他,然后自己却像陷入泥潭一样对他的一切无比关注。一天天的过去,你开始对他的行为感到迷惑又被他深深的吸引住,但你放不下面子去问他,因为你不太想对他低头。最后,当他找到自己的命定之人的时候,你捂着胸口的位置才确定你早就爱上了他。但是这太迟了。


云雀恭弥对六道骸来说就是那个人。六道骸很想对他说爱他,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云雀恭弥的身边早就有了一个人在那——还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责怪的沢田纲吉。
更何况云雀并不喜欢他,而他也从来没有奢望过他的喜欢,从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更不会有。所以如果你不爱我,那就恨着我吧
,就算被你讨厌着,但你最纯粹的感情里就有我了。

病态的爱,不是吗?

所以他患上那种病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吧,他这样想着然后很愉快的把他要处理的文件暂时抛到脑后,堂而皇之的四处溜达去了。已定的事实再如何否定也只是自欺欺人,他还没懦弱成那种模样。


六道骸应该还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做墨菲定律,不然他在撞见云雀的第一秒肯定会在心里恶狠狠朝天上骂一句‘去你的墨菲定律!’。没错,本着出来散心顺带好好思考人生再附带躲开云雀的他刚刚好撞见了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
“还真是到哪都有你啊,云雀。”
“这句话不是应该由我来说吗。”那个男人以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对他说出这句话,眉眼间的骄傲似乎在嘲笑。
“还真是不讨喜的家伙呢。”
“哼,彼此彼此。”

六道骸静静的看着他,看着阳光从他的发丝间流下来,看着那双冷清的凤眼染上一点暖意,然后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是段难得的平静时光,特指云、雾两位守护者共同出现的时候。道路两旁的开满了不知从哪爬来的雏菊,小小的白花给空气染上淡淡的香味,在阳光下开的灿烂。灌木在花下发芽,衬托的花更加美丽。

“你在笑什么,你的那个眼神,让人看着不爽呢。”云雀皱了皱眉,他发现对面的人现在有些难懂。
“kufufufu,我在想你死了给你买什么花扔你墓碑前,你说百合怎么样~”夸张的语调显示着主人毫不掩盖的恶劣性格,即使正常人都听的出里面开玩笑的意味。
“那个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六道骸,我会等到你葬礼的时候砸在你脸上的,绝对。”

“……真可惜,我比较喜欢金盏花哦。”那种小小的花最适合现在的我了。

知道为什么吗?噢,我忘了你从不在意这些事,所以你一定不知道吧,一定不要知道啊。


金盏花的花语——迷恋、别离。

— —— —— — —— —— — —— —— — — —
就这么一点东西磨了那么久orz。

【原创/家教】那些不曾被知晓的花 ——①

※.人物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幼稚园的文笔水平
※背景设为十年后的世界,花吐梗
※.私设 花吐症的发病时期总共三个月,时间一到会患者在一个小时内急速衰亡。
※.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结局可能BE
※.如果以上能接受,那么我们就开始了。




稀疏的水声从浴室的门缝中传出,在寂静的房屋内无比清晰。疼痛能让睡意朦胧的人从梦乡中瞬间清醒过来这句话还真不是假的,起码六道骸就是这样被咳嗽硬生生咳醒的。
说是咳嗽其实也不能算对,因为没有人会因为咳嗽而吐出鲜艳的花。而他的脚下就这样出现了一小层樱花,不是幻觉,而是真正的花。
他用手拾起一小片花瓣,放在灯光下仔细查看,粉嫩的花瓣在强烈的灯光下变的有些透明,连交织缠绕的脉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如此美艳的花是在他的身体内成长的。想到这一点六道骸突然狠狠的扔下那朵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浴室。


“第十五天了。”纤长的手指在日历上留下深深的划痕,看似轻柔的动作却戳破了纸张。“我还有多少天呢?”

花吐症,这个本应只存在于无聊小说里的病症真实的出现在他的身上。

何等可笑。

当他找到这种病症的时候还只是抱着‘不可能’、‘开玩笑’般的心态,但他找不到否认它的证据了,从他口中吐出的花瓣、渐感虚弱的身体毫不留情的打破他可笑的妄想。
他讨厌这个病,绝对,毕竟这会把他内心最深处最不愿意吐露的秘密公之于众。没人喜欢这样,不对吗。就好比用锋利无比的手术刀在胸口从上往下划开,把心脏活生生的裸露在空气中,本能反应一般的厌恶。

他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的笑,然而他只是开了一瓶酒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默默独饮。我用酒精麻痹自己,不再去想你是不是我会好过那么一点,如果是的话,我希望它是错的。

在这个时候六道骸突然很庆幸自己是个术士,那伴在他身旁的花香可以被掩盖,开始失去血色的皮肤也可以改变,除了那为数不多的寿命以外的一切都可以由他选择。

你会对这样的我作何感想呢?

脑海中猛然出现一张熟悉的脸,他还未来得及想什么,喉咙里又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那痛感来的太过突然像洪水一样吞没了他,而他却找不到一根浮木。

已经毫无退路。



—— —— —— —— —— —— —— —— ——

这里文笔不好,但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