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_£七焱

嘿,这里是一只阴郁症患者

蹭了大佬的妖刀过了红叶九层,截图留念 W~

给个小提示,九层最后一轮先集火桃花,避免后面复活,晴明带盾,卡的好能避免红叶或者鸦天狗的第一轮(放神乐一轮就没了,心好累)然后就是尽量在鸦天狗下一轮大招好之前干掉他 晴明的盾CD好了可以考虑先杀别的
希望有点帮助……

忍不了,过来挂个人。

这只李白全程烦,你行你厉害你怎么在黄金划水,最强王者?嘴强王者吧。

要是所谓的最强王者就这素质,呵呵——

这游戏吃枣药丸




纯属发泄

为什么感觉一到四十级人就变欧了?开趟石距掉了无数五星和六星的御魂 但是没有配套的其他御魂(哭笑不得

喵喵喵?突然非酋,措不及防

【原创/家教】那些不曾被知晓的花——②

你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吗?最开始只是偶然性的碰到了他,然后自己却像陷入泥潭一样对他的一切无比关注。一天天的过去,你开始对他的行为感到迷惑又被他深深的吸引住,但你放不下面子去问他,因为你不太想对他低头。最后,当他找到自己的命定之人的时候,你捂着胸口的位置才确定你早就爱上了他。但是这太迟了。


云雀恭弥对六道骸来说就是那个人。六道骸很想对他说爱他,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云雀恭弥的身边早就有了一个人在那——还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责怪的沢田纲吉。
更何况云雀并不喜欢他,而他也从来没有奢望过他的喜欢,从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更不会有。所以如果你不爱我,那就恨着我吧
,就算被你讨厌着,但你最纯粹的感情里就有我了。

病态的爱,不是吗?

所以他患上那种病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吧,他这样想着然后很愉快的把他要处理的文件暂时抛到脑后,堂而皇之的四处溜达去了。已定的事实再如何否定也只是自欺欺人,他还没懦弱成那种模样。


六道骸应该还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做墨菲定律,不然他在撞见云雀的第一秒肯定会在心里恶狠狠朝天上骂一句‘去你的墨菲定律!’。没错,本着出来散心顺带好好思考人生再附带躲开云雀的他刚刚好撞见了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
“还真是到哪都有你啊,云雀。”
“这句话不是应该由我来说吗。”那个男人以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对他说出这句话,眉眼间的骄傲似乎在嘲笑。
“还真是不讨喜的家伙呢。”
“哼,彼此彼此。”

六道骸静静的看着他,看着阳光从他的发丝间流下来,看着那双冷清的凤眼染上一点暖意,然后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是段难得的平静时光,特指云、雾两位守护者共同出现的时候。道路两旁的开满了不知从哪爬来的雏菊,小小的白花给空气染上淡淡的香味,在阳光下开的灿烂。灌木在花下发芽,衬托的花更加美丽。

“你在笑什么,你的那个眼神,让人看着不爽呢。”云雀皱了皱眉,他发现对面的人现在有些难懂。
“kufufufu,我在想你死了给你买什么花扔你墓碑前,你说百合怎么样~”夸张的语调显示着主人毫不掩盖的恶劣性格,即使正常人都听的出里面开玩笑的意味。
“那个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六道骸,我会等到你葬礼的时候砸在你脸上的,绝对。”

“……真可惜,我比较喜欢金盏花哦。”那种小小的花最适合现在的我了。

知道为什么吗?噢,我忘了你从不在意这些事,所以你一定不知道吧,一定不要知道啊。


金盏花的花语——迷恋、别离。

— —— —— — —— —— — —— —— — — —
就这么一点东西磨了那么久orz。

【原创/家教】那些不曾被知晓的花 ——①

※.人物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幼稚园的文笔水平
※背景设为十年后的世界,花吐梗
※.私设 花吐症的发病时期总共三个月,时间一到会患者在一个小时内急速衰亡。花吐症患者间有特殊感应。
※.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结局可能BE
※.如果以上能接受,那么我们就开始了。




稀疏的水声从浴室的门缝中传出,在寂静的房屋内无比清晰。疼痛能让睡意朦胧的人从梦乡中瞬间清醒过来这句话还真不是假的,起码六道骸就是这样被咳嗽硬生生咳醒的。
说是咳嗽其实也不能算对,因为没有人会因为咳嗽而吐出鲜艳的花。而他的脚下就这样出现了一小层樱花,不是幻觉,而是真正的花。
他用手拾起一小片花瓣,放在灯光下仔细查看,粉嫩的花瓣在强烈的灯光下变的有些透明,连交织缠绕的脉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如此美艳的花是在他的身体内成长的。想到这一点六道骸突然狠狠的扔下那朵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浴室。


“第十五天了。”纤长的手指在日历上留下深深的划痕,看似轻柔的动作却戳破了纸张。“我还有多少天呢?”

花吐症,这个本应只存在于无聊小说里的病症真实的出现在他的身上。

何等可笑。

当他找到这种病症的时候还只是抱着‘不可能’、‘开玩笑’般的心态,但他找不到否认它的证据了,从他口中吐出的花瓣、渐感虚弱的身体毫不留情的打破他可笑的妄想。
他讨厌这个病,绝对,毕竟这会把他内心最深处最不愿意吐露的秘密公之于众。没人喜欢这样,不对吗。就好比用锋利无比的手术刀在胸口从上往下划开,把心脏活生生的裸露在空气中,本能反应一般的厌恶。

他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的笑,然而他只是开了一瓶酒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默默独饮。我用酒精麻痹自己,不再去想你是不是我会好过那么一点,如果是的话,我希望它是错的。

在这个时候六道骸突然很庆幸自己是个术士,那伴在他身旁的花香可以被掩盖,开始失去血色的皮肤也可以改变,除了那为数不多的寿命以外的一切都可以由他选择。

你会对这样的我作何感想呢?

脑海中猛然出现一张熟悉的脸,他还未来得及想什么,喉咙里又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那痛感来的太过突然像洪水一样吞没了他,而他却找不到一根浮木。

已经毫无退路。



—— —— —— —— —— —— —— —— ——

这里是蠢到不行的鬼萝,文笔不好,但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W。